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
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财经频道 > 两会进行时 > 正文

“稳”可预期“进”有动能、新规不溯及既往、“红绿灯”、“三本账”……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提到这些关键点

2022-03-07 18:57  来源:证券日报网 邢萌 昌校宇

    本报两会报道组 邢萌 昌校宇

    3月7日上午,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委员在进行大会发言时金句频出,其中包括“中国经济‘稳’的态势没有改变,‘进’的进程没有停顿”“新规不溯及既往”“尽快制定投资领域‘红绿灯’规则”“为更好发挥碳中和作用需重点算好‘三本账’”……

    中国经济“稳”可预期“进”有动能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党组成员王一鸣表示,中国经济“稳”可预期。面对复杂严峻的国际环境和国内疫情散发的局面,中国经济显现出强大韧性。

    王一鸣介绍,2021年经济增长8.1%,GDP达到114.4万亿元,按年均汇率折算达17.7万亿美元,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地位更加稳固。人均GDP达到1.25万美元,接近高收入国家门槛。走向2022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稳字当头,稳中求进”,宏观政策跨周期和逆周期调控协调联动,稳增长政策加快落地。

    “一系列政策组合拳有效提振市场主体信心,为中国经济筑底企稳、向好发展创造有利条件。”王一鸣表示,积极财政政策提前发力,加大减税降费力度,提前下达新增专项债1.46万亿元,加快“十四五”重大项目落地,一大批新型基础设施、高技术产业、绿色低碳项目开工建设。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精准,实施降准降息,增加普惠小微贷款,制造业中长期贷款较快增长,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王一鸣认为,中国经济“进”有动能。在新发展理念引领下,创新驱动、数字经济、绿色转型成为推动经济转型的新引擎。

    “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动能增强,推动高质量发展迈出新步伐。”王一鸣表示,加快科技自立自强,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增强企业创新主体地位,战略高技术取得新突破,高技术产业增势强劲,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5G、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向各领域广泛渗透,数字化转型由消费领域向生产领域扩展,基于工业互联网的产业生态加快构建,数字经济异军突起,在产业规模、科技水平、平台影响力、独角兽企业数量等方面均位居世界前列,成为对冲经济下行压力的重要力量。实现碳达峰碳中和,倒逼产业转型升级,扩大清洁能源、低碳技术投资,绿色产业发展方兴未艾。

    王一鸣表示,稳预期是经济回稳向好的关键。当前,我们既要关注疫情多地散发和消费需求疲软对需求端的影响,也要注重解决“缺芯”“缺柜”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等供给端问题,但更重要的是回应社会关切,稳定市场预期。

    “只有稳住预期,才能激发市场活力,激活发展动力,中国经济才会焕发勃勃生机。”王一鸣从以下几个方面阐述了稳预期的内涵:

    稳预期,就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发展是硬道理,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

    稳预期,就要积极推出有利于经济稳定的政策,慎重出台有收缩效应的政策,政策举措靠前落地。

    稳预期,就要把握好政策出台的时度效,坚持先立后破,稳扎稳打,保持战略定力和耐心,不把长期目标短期化,系统目标碎片化,不把持久战打成突击战。

    稳预期,就要落实涉企政策出台前充分听取企业意见,政策实施预留适应调整期,政策执行避免“一刀切”和层层加码。

    稳预期,就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坚持国有经济、民营经济都是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民营经济只能壮大、不能弱化,而且要走向高质量、走向更加广阔的舞台。

    稳预期,就要营造公平竞争环境,保障各种所有制主体依法平等使用资源要素、公开公平公正参与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

    稳预期,就要正确认识和把握资本的特性和行为规律,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不是不要资本,而是要促进资本更健康、更可持续、更为长远的发展。

    稳预期,就要以发展眼光看待民营企业历史上的不规范做法,坚持法治思维,新规不溯及既往,让企业家卸下思想包袱,轻装前进。

    “总之,中国经济‘稳’的态势没有改变,‘进’的进程没有停顿。”王一鸣认为,只要我们坚定信心,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情,拓展“稳”的成果,增强“进”的动能,中国经济这艘巨轮定将行稳致远。

    尽快制定投资领域“红绿灯”规则

    北京市工商联副主席,北京联东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振东表示,稳增长是关键,要稳增长就要切实发挥民营企业的积极作用。

    对此,刘振东提出以下四点建议:

    一是加强预期引导,展现增长前景。

    好政策就是信心之源。积极的财政政策应更加精准有力,重视发挥好地方专项债项目对民间资本的撬动作用;稳健的货币政策应突出“宽信用”,支持合理充裕的流动性更好覆盖民营企业。进一步增强不同部门、不同领域、不同区域政策的协同性,政府有关部门应及时加强政策解读和正面发声,释放权威清晰积极的政策信号,不断提振民营企业对增长前景的信心。

    二是扶持中小企业,夯实增长基础。

    着力打通堵点。严格落实各项助企纾困政策,打造服务中小企业的大宗商品数字化采购服务平台,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将现有税费优惠政策扩大覆盖到生活性服务业中小企业,并精准制定专项扶持政策。

    着力消除痛点。当前一些地区存在的对企业过频检查、乱罚款乱收费、拖欠账款、抽贷断贷等问题,是民营企业的切肤之痛,影响正常生产经营,直接关系企业生存,应下大力气加以解决。

    着力突破难点。围绕提升增长质量,加大中小企业创新支持力度,大力加强关键技术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大力推进平台、数据、资源开放共享,支持民营龙头企业建设创新平台或牵头组建创新联合体,加快关键核心知识产权授权进度,营造中小企业充分参与的创新生态。

    三是激活民间投资,释放增长潜力。扩大民间投资是稳增长的需要,也是增强发展后劲的需要。为解决当前民营企业“不敢投”“不愿投”“不能投”的问题,激活和规范民间投资,应尽快制定投资领域“红绿灯”规则。

    一方面多设“绿灯”,清理各类隐形壁垒,扩大民间投资准入范围,推动基础设施、电信、能源等领域加大向民间资本开放;另一方面多设“路标”,建立各级投资项目及政策信息公开平台,鼓励民间资本有序进入新技术、新产业、新基建以及医疗、养老、环保等领域,进一步发挥政府引导基金作用,给予持续稳定有力的金融支持。同时,及时设定“红灯”,完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依法加强市场监管,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秩序。

    四是防范化解风险,守住增长底线。

    有关部门应加强协作联动,建立跨部门风险监测预警机制,帮助企业及早发现、及时处置风险隐患,对已经发生重大风险的企业,推动成立跨区域、跨领域的债委会,采取涉法涉诉案件司法集中管辖,有效防止风险蔓延和外溢。

    算好区域碳中和发展“三本账”

    红杉中国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坚持全国一盘棋推动区域共富、系统推进东西部协作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必然要求。在此背景下,“双碳”目标可释放出巨大的低碳发展潜能,为区域间互补融合提供新的共享引擎。为更好发挥碳中和作用,减少东西部差距,我们需重点算好“三本账”:

    一是算好“西能东输”的经济账,把西部地区的清洁能源优势转变成经济优势。预计2060年实现碳中和时,我国非化石能源发电量占比将大幅提高,西部地区的风、光、水电将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绿电送出去、电费收进来”的想象空间巨大。但至少目前,跨区域消纳不足、电网调节等仍在制约西部的资源优势向经济优势转化,如何破解西部有电发不出、发出卖不掉等难题,值得认真研究。

    二是算好“产业转移”的效益账,不让西部在“存量减碳、增量避碳”的产业发展中掉队。西部一些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是东部“腾笼换鸟”后的碳排放密集行业,如钢铁、水泥、石化等。随着碳排放成为产业发展的约束因子,西部可能面临低碳发展成本更大、竞争力下降等问题。与此同时西部也会有产业升级需求,要从源头净化增量,为高效产能的发展腾出空间。面对碳排放约束,西部如何在产业转移中做到既接得住、更接得好,是时代出给我们的一道考题。

    三是算好“固碳增汇”的生态账,打通西部“点绿成金”的转化通道。西部的森林、草原、湖泊、湿地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屏障,也有一定的固碳潜力,广袤的沙漠戈壁更是重要的风光发电基地。如何把绿水青山转变为当地人民的金山银山,让保护环境者不吃亏,在生态保护补偿方面,仍有不少大文章可作。

    为此,沈南鹏建议:

    一是加大跨区可再生能源配置建设,落实东中西部地方政府合理承担相应清洁电力发展责任。在国家层面,进一步加大西电东送通道建设,保障清洁能源的大规模开发和远距离输送。在地区层面,一方面稳步提升东部可再生能源消纳占比,形成西部稳定输电、东部稳定消纳的长效机制;另一方面发挥东部技术资金优势,支持西部重点发展特高压输电和储能技术,提升电网灵活性和调峰能力。

    二是以单位GDP碳排放考核带动换道领跑,让清洁能源产业在西部就近壮大。西部要逐步摆脱对化石能源依赖,产业规划中既要免短痛更要避长痛,警惕能源禀赋可能带来的产业锁定,把单位GDP碳排放作为产业承接的新标尺,让风光电等产业就近布局,带动当地摊薄工业碳强度和扩大就业税收。此外,鼓励政府和社会资本在中西部共建零碳产业园,吸引东部优秀制造企业入驻,把零碳产业园绿色用电的碳排放和成本优势,转化为企业的竞争力和区域的经济优势。

    三是做实碳贡献的量化和补偿。扩大西部地区风光电发展的土地供给,让西部减碳贮碳固碳地区得到更多实惠。荒漠减碳、生态固碳,用之不觉,失之难存。过去由于价值核算分摊的困难,西部大都存在生态补偿不足问题。建议引入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等标准,摸清生态碳汇家底,让西部的碳贡献可度量、可核算,形成合理生态补偿机制,用市场化手段做到添绿又生金,按“谁保护、谁受偿”原则,将西部生态碳汇项目优先纳入全国碳市场,从固碳和增汇潜力中得到更多实惠。

(编辑 乔川川)

-证券日报网
  • 24小时排行 一周排行

版权所有证券日报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80014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8190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67号京ICP备17054264号

证券日报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3251700网站电话:010-83251800

网站传真:010-83251801电子邮件:xmtzx@zqrb.net

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即可下载

官方微信

扫一扫,加关注

官方微博

扫一扫,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