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
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汽车频道 > 汽车行业 > 正文

车联网未来生态趋向融合 产业链上下密不可分

2020-09-27 22:49  来源:证券日报网 谢若琳

    本报记者 谢若琳

    2020年车联网方兴未艾,恰逢资本寒冬与疫情双重打击,汽车企业营收与利润下滑、车联网企业资金饥渴待解。

    在这样的背景下,9月27日由《证券日报》主办以“万亿级车联网市场,谁主沉浮?”为主题的《2020汽车资本论坛》在北京召开。

    论坛上,华西证券汽车行业首席分析师崔琰、一汽集团智能网联院院长李丹、华人运通智能驾驶及电子电气副总裁李谦、百度车联网事业部总经理苏坦、纵目科技CEO唐锐、地平线CEO余凯,就车联网的当下与未来、车联网技术路线之争等话题展开讨论。

    车路协同发力

    在车企探索自动驾驶之路时,不同风格的企业有不同的选择,目前市场上主要有两种技术路径:传统车企一般按照L2到L5的路径实现自动驾驶,逐步渐进。而很多互联网企业则直接从高级技术切入,希望可以一步就达到L4的级别。

    这就像是爬珠穆朗玛峰,一个南线一个北线,南线相对比较平缓,北线陡峭、难度大但走上去会节省时间。一汽集团智能网联院院长李丹表示,“从传统OEM(OriginalEquipmentManufacturer,即原始设备制造商)的角度来说,我更赞成从南线往上爬,即从L2一步步切入,先给用户在某些场景下提供便利性,如果我们也像互联网公司那样,试图一步达到L4以上可能承受不了。”

    华人运通智能驾驶及电子电气副总裁李谦表示,现在绝大部分企业采取的自动驾驶路线是有本质区别的。从大的技术路线上来说,都属于单车智能的范畴。“我个人对单车智能走到L4以上是持质疑的,比较认同的是在更高级自动驾驶领域里面,一定会走出不同的方案,单车有不同的缺陷,不是简单靠技术可以解决。”

    如果仅从单车智能一个维度发力,优化边际效益递减,难以达到期望值。百度车联网事业部总经理苏坦认为,车联网必须从车端智能和路端智能上共同发力。百度L4级别自动驾驶已经在全国的很多城市跑起来了,包括长沙、沧州地等。“另外,很多乘用车选用了我们的车联网方案,有些传统车企的燃油车也接入了这套方案。方案中包括我们做的测速、事故的提醒等微观层面上的应用,同时也应用了传感器的手段,形成数据闭环,把信息回传到云端,在路端形成云端感知的闭环。”

    南坡北坡其实是商业模式的区别,有些企业选择的商业模式是运营路线,而很多主机厂要考虑先把车作为商品销售,这决定了两种模式对背后的成本敏感、供应链需求是不同的。纵目科技CEO唐锐表示,峰顶只有一个,无论是南坡还是北坡,目的都是爬到山顶,在爬坡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新的融合以及新的边界界定。

    特斯拉的路线越来越清晰,“应该跟随特斯拉的路线。”地平线机器人创始人兼CEO余凯认为,“就像是智能手机初期,很多厂商都在争论什么是未来,也有多种主张,但是等苹果第一代手机出来后,没有跟进的厂商就逐渐消失了。”

    生态融合大势所趋

    2019年,电动车渗透率达到近5%,触及导入期到成长期的临界点,可以预计电动车行业即将进入成长期。在整个行业变化的过程中,车企及核心供应商未来将在哪些领域重点布局?

    特斯拉的成功不是靠电动化,而是靠智能化,引领用户需求才是造车的终极理念。李丹认为,特斯拉抛弃了传统的羁绊,所有的零部件都能自己做,但是作为传统OME,仍旧坚持传统车企难做芯片,传统车企应该与互联网造车新势力联合协作。“首先,真正核心的技术一定要掌握在自己人手里;其次,科技公司与传统车企组群开发,合作共赢;再次,需要合群,大家相互需要相互分工协作,未来各行其职。”

    李谦以手机举例,除了苹果外还有安卓模式,是一种建立联盟的方式。“现在无论是造车新力量,还是传统车企,都有机会联合上下游供应商构建生态体系,推动智能网联的发展。但建立这样联盟,需要做出一些基础上的突破。首先应踏实地把基础技术做出突破,没有技术的基础,梦想也难以实现,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构建生态联盟,实现合作共赢。”

    无论是车联网还是智能驾驶,归根结底是谈车智能化的事情。苏坦坦言,联盟的意义非常重要,移动互联网的领域并没有解决兼容问题,而汽车领域面向将来,一定是形成以消费者利益最大化的生态融合的趋势,在生态联盟内部避免重复工作,以消费者利益最大化为终极目标。

    唐锐认为,开发方式应该发生一些变革,比如软硬件分离,硬件先投入后,经过软件升级降低成本。“不是所有的车企都能学特斯拉,因此新形势下,主机厂、供应商、芯片厂应该达成一个我中有你,你中有我,非常紧密的合作关系。”

    “我们要打造智能时代的智能产品,有一个先决条件,要有一个智能的研发组织。”余凯认为,底层的计算类芯片架构,最终会形成一种“赢者通吃”的结果。底层芯片型的企业一定是生态型的企业,与众多生态发生连接后,芯片本身才有意义。每个主机厂要从自身的资源禀赋,找到自己在未来智能出行时代的定位。“现在车载智能芯片门槛很高,从投入研发到挣第一分钱要花五年的时间,今天走向量产的只有三家芯片公司。主机厂应该集中力量办大事,把所有芯片的任务交给地平线。”

(编辑 上官梦露)

-证券日报网
  • 24小时排行 一周排行

版权所有证券日报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80014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8190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67号京ICP备17054264号

证券日报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3251700网站电话:010-83251800

网站传真:010-83251801电子邮件:xmtzx@zqrb.net

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即可下载

官方微信

扫一扫,加关注

官方微博

扫一扫,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