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
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股票频道 > 行业研究 > 正文

互联网行业:数字经济时代工业互联网踏浪而来

2022-01-14 22:48  来源:证券日报网

    近年来,中国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在消费互联网发展初期,巨头野蛮生长行业乱象频出,烧钱圈地、巨头垄断、赢家通吃、派系纷争、随意侵犯用户隐私等,无序的市场行为扰乱了行业创新、健康发展。2021年,监管政策及时跟进,无疑起到警示与规范的作用。但从更深层次来看,消费互联网的平台模式,其本质还是“收租”。相较之下,发展工业互联网才是当下中国数字化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如今消费疲软,传统经济面临转型升级的压力,如何利用好消费互联网比拼中积累下来的经验与技术,对推动工业互联网进步具有重要意义

    拥抱监管迎接变革

    2月7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制定发布《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拉开了2021年互联网产业强监管的序幕。本年监管政策围绕着三条主线:反垄断、互联互通及个人信息安全。

    2021年,政策推动网络安全、公平竞争迈出了法制化一步,9月1日,《数据安全法》和《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条例》正式实施;11月1日,《个人信息保护法》正式实施;11月18日,国家反垄断局正式挂牌。

    同时,阿里巴巴、美团、腾讯等巨头分别因“二选一”垄断、经营者集中等行为受到处罚,其中阿里巴巴收到中国反垄断史上最大的罚单——182.28亿元。无论是密集的监管政策,还是强有力的处罚案例,无一不说明国家对“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决心。

    在此背景下,互联网板块在二级市场直面寒冬,泡沫被挤出,估值正在被重新定义。截至12月13日,港股恒生科技指数年内跌幅25.2%,美股中证海外中国互联网指数近一年跌幅达41.84%。

    专注于互联网的投资人甚至开始“怀疑人生”:消费互联网平台的光环还在吗?

    观察:数字经济时代工业互联网踏浪而来

    近年来,中国数字经济蓬勃发展。截至2021年6月份,中国网民规模达10.11亿,较2020年12月份增长2175万,互联网普及率达71.6%。庞大的用户量不断催生出消费互联网巨头,而巨头凭借市场支配地位迅速完成了原始积累。

    在消费互联网发展初期,巨头野蛮生长行业乱象频出,烧钱圈地、巨头垄断、赢家通吃、派系纷争、随意侵犯用户隐私等,无序的市场行为扰乱了行业创新、健康发展。

    2021年,监管政策及时跟进,无疑起到警示与规范的作用。但从更深层次来看,消费互联网的平台模式,其本质还是“收租”。比如电商平台的店铺费用、外卖平台的佣金抽成,取代了线下的房屋租金;网约车平台的佣金抽成,相当于传统出租车的“份子钱”。这些应用在方便了人们生活的同时,技术创新有限,培养起用户习惯后垄断提价的行为却是时有发生。

    相较之下,发展工业互联网才是当下中国数字化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如今消费疲软,传统经济面临转型升级的压力,如何利用好消费互联网比拼中积累下来的经验与技术,对推动工业互联网进步具有重要意义。

    政策层面,2021年,国家层面出台多项政策加速工业互联网从高速向高质量过渡。1月份,工信部发布《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3年)》,提出过去三年是工业互联网起步发展期,未来三年是工业互联网的快速成长期。该行动计划提出了五方面、11项重点行动和10大重点工程,着力解决工业互联网发展中的深层次难点、痛点问题,推动产业数字化,带动数字产业化。

    传统意义来看,工业互联网是以网络为基础、平台为中枢、数据为要素、安全为保障,通过对人、机、物全面连接,变革传统制造模式、生产组织方式和产业形态,构建起全要素、全产业链、全价值链全面连接的新型工业生产制造和服务体系。其主要特征是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

    过去,中国工业互联网项目收入主要依靠政府补贴,2021年企业开始实现自我造血,一方面,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核心技术不断升级,在L1+l2的基础上逐步提升。同时,消费互联网巨头切入该赛道,搅动关键领域的商业化进程;另一方面,应用痛点也在倒逼企业改革,比如从过去“数据”上云,转变为“业务”上云。

    尽管我国主要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平均设备连接数正在迈向百万级,但是必须认识到,部分生产企业积极参与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仅是因为响应政府号召的,补贴过后或将数据闲置。

    对于我国工业互联网的现状,工信部信息技术发展司副司长王建伟曾表示,“目前,中央和地方政府对工业互联网建设有很强的紧迫感,从两化融合、到数字化转型、到智能制造,再到工业互联网,出台了不少政策举措,投入了很多资源。但在实际推进中,的确也存在自下而上‘动力不足’的问题。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大致有几个方面:一是盈利模式不明朗;二是不少中小企业生产设备数字化基础薄弱;三是企业的上云意愿不足;四是市场供给与需求不匹配;五是相关技术依旧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六是工业互联网所需的创新人才比较匮乏。”

    下一步,工业互联网平台工作将从“建平台、用平台、筑生态”三方面共同推进。工信部强调,工业互联网融合应用不同于互联网创新应用,工业互联网的主战场在实体经济,特别是工业领域,面向工业、立足工业、服务工业。

    如果说第一次科技浪潮是工业革命,第二次是互联网革命,第三次就将是工业互联网。后者基于机器设备、系统网络、传感器与计算、信息与通信系统、低成本传感技术等,将数字世界与机器世界结合,带来深刻的生产力变革。过去吃到互联网红利的平台巨头更应全力以赴,在这场科技浪潮中踏浪前行。

    延伸阅读

    ¡《把发展数字经济作为战略选择》人民日报2021年10月29日

    ¡《工业互联网助力数字中国建设》人民日报2021年2月18日

    ¡《抢占数字经济未来发展制高点》经济日报2021年10月21日

    ¡《回归“水电煤”初心互联网行业方得长久》证券日报2021年7月28日

    ¡《把发展数字经济自主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求是网2021年10月23日

-证券日报网
  • 24小时排行 一周排行

版权所有证券日报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80014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8190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67号京ICP备17054264号

证券日报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3251700网站电话:010-83251800

网站传真:010-83251801电子邮件:xmtzx@zqrb.net

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即可下载

官方微信

扫一扫,加关注

官方微博

扫一扫,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