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
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公司产业 > 上市公司 > 正文

山东盟友宣告举牌 *ST目药控股权悬念再起

2021-01-27 06:16  来源:上海证券报

    约半年前集体“潜伏”*ST目药的盟友,如今亮出了底牌。*ST目药1月26日公告,股东李俊凤、李洪辛、李杰和周永政于1月20日共同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四人共计持有673.560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52%。

    从公告的资料看,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的四人住址均在山东,各方构成一致行动人后,将在公司股东大会中行使提案权、表决权时保持一致,理由是“出于看好公司的中医药行业发展前景”。

    众所周知,5%的持股比例是一条红线,若触及红线构成举牌,股东方在未来6个月内不能反向交易,即不能卖出股票。因此,在多数情况下,纯财务投资者会竭力避开这条线,以保持“进退自如”的投资节奏。

    细查公告,李俊凤等四人建仓*ST目药股票始于2020年7月,至2020年8月12日累计持股已超过了举牌线,达5.27%,后进一步增持至5.52%。据测算,四人合计耗资约5500万元,投资成本约8.2元/股。

    半年前就“合伙”买入5%以上股份,为何现在要舍弃“自由身”举牌呢?“这种情况,有可能是因为股东方的趋同交易比较明显,通过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来‘亡羊补牢’,也可能是为了向外界展示对公司未来发展的坚定看好。”投行人士说,“但如果四人早就达成了一致行动买入股票,在持股达5%时不停止买入并对外信息披露,则已涉嫌违规。”

    被“看好”的*ST目药其实处境不佳。作为杭州市第一家上市公司,天目药业(即*ST目药)1993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主营原料药、中成药、西药以及保健食品。但长达28年的资本征途中,公司主业江河日下,却因控制权频繁易主、重组屡战屡败出名,长期靠变卖资产勉强“保壳”,是监管重点关注的“问题公司”。2020年底,由于涉及多项重大信息披露违规事项,*ST目药及相关方领到了上交所的多份监管措施。

    画家出身的章鹏飞、作家出身的长城系赵锐勇,资本掮客杨宗昌、宋晓明等,均曾坐上*ST目药的实控人席位,但均忙于资本运作漠视主业发展,控股权变更成为击鼓传花的游戏。2020年9月,*ST目药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因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败诉,法院拍卖其所持20.53%的股份,最终永新华集团旗下子公司永新华瑞以4.515亿元的最高应价胜出,折合成本约18.06元/股。

    资料显示,永新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李永军、刘新军,旗下拥有房地产、文化、投资等众多产业版图,且是2家港股上市公司的股东,此前曾有意通过债务重组接盘长城集团。

    不过,最终通过法拍入局的永新华瑞只是二股东,持有*ST目药22%股份的原第二大股东汇隆华泽,被动升任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昔日高成本入局的汇隆华泽处境尴尬。2017年初,青岛国资背景的汇隆华泽半路杀出,四度举牌*ST目药,耗资约8亿元,成本高达30元/股,欲与长城集团争夺控股权,之后双方妥协“停战”。2019年初,资金链告急的长城集团,曾与汇隆华泽的股东洽谈控股权转让,结果演变成了一场纠纷。

    随着长城集团出局,*ST目药的控制权悬疑再起,公司前两大股东永新华瑞、汇隆华泽目前是何种姿态及意图,尚不明朗。但可以肯定的是,两家公司投资*ST目药浮亏严重,以1月25日收盘价8.25元计算,永新华瑞、汇隆华泽的浮亏比例分别为54%和72%。

    在上市公司基本面堪忧、股权博弈异常复杂的背景下,李俊凤等四人在短时间内大量买入*ST目药股票并达成“一致行动”显然并非巧合。这一新生资本阵营会倒向老乡国资汇隆华泽,还是支持永新华瑞,抑或有其他利益诉求?目前尚待观察。

-证券日报网
  • 24小时排行 一周排行

版权所有证券日报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80014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8190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67号京ICP备17054264号

证券日报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3251700网站电话:010-83251800

网站传真:010-83251801电子邮件:xmtzx@zqrb.net

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即可下载

官方微信

扫一扫,加关注

官方微博

扫一扫,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