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
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评论频道 > 宏观时评 > 正文

任寿根:应对疫情风险冲击 中国经济选哪种模式好?

2020-03-19 06:22  来源:证券时报

    2020年疫情对经济产生一定的风险冲击,特别是短期风险冲击,尽量将这种风险冲击力降低,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那么,如何以低成本方式达到风险控制目标,需要在投资生产型发展模式和消费型发展模式这两种风险应对模式中做出选择。

    两种应对风险的经济发展模式

    经济发展模式可以分为投资生产型发展模式和消费型发展模式。投资生产型发展模式主要是靠投资、靠扩大生产、靠扩大基础设施建设等刺激和拉动经济发展,其立足点在生产方面、在供给方面。凯恩斯主义理论将投资视为需求,但投资的实质依然回到生产上来,因而在这点上,凯恩斯理论与古典经济学理论并无实质上的分歧。但凯恩斯主义理论的一个重要观点是通过扩大投资需求,特别是通过扩大政府投资需求,进而通过乘数效应拉动经济增长。从模仿经济学角度看,凯恩斯主义理论运用的逻辑前提是当企业或个人对经济预期向坏,进而对经济失去信心时,需要政府担任示范人的角色,通过扩大投资,扭转坏的预期,恢复市场信心。而由消费拉动投资和生产所形成的循环型经济发展模式称为消费型发展模式。消费型发展模式主要依靠居民消费拉动经济增长和(00001)发展,以刺激和满足居民消费以及提高居民消费效用为发展导向。这种发展模式符合社会发展的终极目标。

    从风险经济学的角度看,投资生产型发展模式和消费型发展模式也可视为风险应对的两种模式。经济周期或经济波动是经济长期运行中的重要经济规律,因而在经济运行当中或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风险始终存在。风险大小与经济波动的频率和幅度是成正比的。经济波动越频繁,经济波动幅度越大,风险就越大。从这个意义上看,国家、企业以及个人可以风险零值或无风险作为核心理想目标确定财富追求模式。风险经济学认为,无论选择何种发展模式,经济主体首先要做的是确定防范风险的策略,再考虑如何发展和财富增长。尽管从投资个人看,存在风险偏好者、风险厌恶者和风险中性者三类人,但从国家角度看,宏观层次的风险、系统性风险越小越好。所以,从规避系统性风险角度看,投资生产型发展模式和消费型发展模式这两种发展模式的共同点是规避系统性风险,两者的差别在于规避系统性风险的方式以及效果不同。这就存在当风险出现时,短期也面临投资生产型发展模式和消费型发展模式的选择问题。当然,也存在这两种模式的“混合”模式,但混合模式中依然存在以哪种模式为主的问题。

    当风险出现时,如果投资者信心未受到大的冲击,投资预期会变坏,则以消费型发展模式为主应对为佳。因为在此种情况下,这种风险应对的发展模式的优点包括四个方面:一是既有利于短期应对风险,又有利于实现长期增长;二是不会大规模干扰市场主体选择;三是见效最快也最直接;四是风险应对成本较低。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采取投资生产型发展模式应对风险,会产生几个方面的负效应:一是推高利率,对私人部门产生挤出效应;二是可能产生超额供给;三是风险应对成本高;等等。

    当风险出现时,如果投资者信心受到大的冲击,投资预期变坏,则以投资生产型发展模式为主应对为佳。在这种情况下,存在流动性陷阱问题,人们不愿意投资和消费,采取消费型发展模式付出的风险应对成本更高,这里的关键问题在于要将人们从流动性陷阱中拉上来,而要实现这个目的的关键是使投资者改变预期方向,树立投资信心,采取投资生产型发展模式可以使政府成为投资示范人,从而达到引导私人部门扩大投资的目的。

    应对疫情风险冲击

    关键要靠强大消费力

    无论是对付2020年疫情还是实现经济长期稳定增长,中国都应该充分发挥自身的绝对优势和比较优势,那就是国内巨大的消费能力,这种消费能力不仅包括即时的消费能力,也包括未来巨大的消费潜力,即中国具有巨大的国内消费市场,而且这个消费市场还在成几何级数的倍增。

    中国拥有14亿人口,这是一个巨大的消费主体基础。到2019年中国人均GDP已突破1万美元,中产阶级占总人口的比重在逐步提高。中国经济最大的特点是具有中国已经逐步进入消费社会。这个消费市场具有巨大的潜力。作为企业,作为投资者,就看你能否从这个巨大的消费市场及其衍生的市场中分到一杯羹或无数杯羹。这个要靠企业自己。时下热起来的网红经济靠的就是国内消费。网红经济依赖的就是中国国内巨大的消费市场,离开中国这个市场,所谓的网红经济不可能这么牛。

    所以,疫情结束后,存在一个国内大增或剧增的局面,大量被压抑的消费可能在疫情结束之后释放出来,这是潜藏于消费者群体之中的一个重大机会。因为疫情发生期间,特别是像对付肺炎这类疾病传染,隔离是可选的甚至是唯一的措施,结果是大量的刚性消费被压抑被限制,疫情一旦结束,这种刚性消费在短期内可能出现几何级数的增长,就像正常年份春节期间的消费一样。疫情结束之后,快递小哥可能会更忙过来了,虽然疫情期间,网上消费成为消费者的重要消费方式,但同样受到疫情的影响,疫情结束之后,网上消费会大规模增加,所以,消费大规模增加会对物流业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

    由此,中国采取消费型发展为主的风险应对模式为更佳的选择。因为,私人部门的信心总体上尚未受到巨大冲击,对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预期没有发生改变。

    采取消费型发展为主的风险应对模式应注意进一步发展消费金融。在现代经济发展史上,信用卡和分期付款是金融领域的重大发明,它们极大地促进了消费,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和水平,提前使人们获取了消费带来的效用,并进而刺激了经济增长。比如,汽车分期付款消费、住房分期付款消费对拉动汽车消费和住房消费起到重要作用。进一步提升居民消费能力,应进一步创新消费金融。

    中国激活国内消费市场,稳定股市,让股市理性地涨起来极为重要。美国经济主要依赖其国内消费,实际上就是美国经济非常依赖其股市,因为美国家庭和个人配置的资产大比例地与股市相关,他们从股市繁荣中获取大量财富,从而拉动了美国国内消费和美国经济。2020年疫情发生后,中国稳住了股市,对于疫情结束之后的国内消费起到支撑性作用。在应对疫情风险冲击方面,中国应更多的精力放在稳定股市上。其一,只要股市不出大的问题,甚至出现牛市,则楼市总体上不会出现大的问题,只要股民在股市上获益,就有相当一部分股民会将赚的钱投向楼市。其二,股市受的影响因素多,且波动性大。其三,股市繁荣将极大地刺激消费。经过库兹涅兹周期或建筑业周期的接近20年的发展,中国楼市总体上,尤其是一线二线城市已经繁荣起来,如果股市再经历一个长期的繁荣,中国的消费力必然得到一个巨大的提升,消费力的提升又会反哺实体经济。有一个观点认为,应让银行业反哺实体经济,银行业应该让利于实体经济。这种观点是正确的,尤其是在疫情意外冲击发生后。融资贵、融资难是长期压在实体经济上的一块石头,到了应该搬掉它的时候了。

    (作者系经济学博士后、管理学博士后)

-证券日报网
  • 24小时排行 一周排行

版权所有证券日报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80014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8190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67号京ICP备17054264号

证券日报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3251700网站电话:010-83251800

网站传真:010-83251801电子邮件:xmtzx@zqrb.net

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即可下载

官方微信

扫一扫,加关注

官方微博

扫一扫,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