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
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公司产业 > 企业信息 > 正文

200亿元市值易果生鲜应声倒下 生鲜电商走到破局十字路口

2020-10-16 21:02  来源:证券日报网 贾丽

    本报记者 贾丽

    近日,易果生鲜、云象供应链和安鲜达宣布已进入自愿破产重组。易果生鲜此前曾踏入生鲜电商第一梯队,因被纳入阿里系电商平台而受到市场关注。而这三家企业的倒下,为连带反应,三家公司均为关联公司。其中,云象供应链为易果生鲜的上游采购商,安鲜达则主要负责易果生鲜食品冷链的物流运输,三家企业同一法人,共用一个办公地点。

    受疫情等影响,今年的生鲜市场环境更加严峻,势必会加速行业洗牌,企业也在困境倒逼下加速进行转型升级。

    生鲜电商企业站到了破局的十字路口,要么突围,要么死亡。面对变幻莫测的市场,企业该如何应对残酷的洗牌?

    过度依赖资本

    无力偿债造血难

    在中国生鲜电商的萌芽期,易果生鲜便成立,一度被业内视为是中国生鲜电商的“鼻祖”。

    2013年后的两年里,易果生鲜先后获得阿里数千万美元A轮战略投资和B轮投资,并获得天猫生鲜区独家运营权,随后阿里巴巴再次联合KKR投资对其进行融资金额分别高达2.6亿美元及3亿美元的C轮和D轮融资。苏宁也很快跟上,领投C+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5亿美元,至此易果生鲜和苏宁建立全面合作,为苏宁小店供货。易果生鲜的总融资额高达60亿元。

    随着资金不断注入,易果生鲜开始进入收购和扩张期,并将目光转到线下。2016年10月份和12月份,易果生鲜分别以2400万美元及8.5亿元收购新加坡健康食品公司SunMoon51%股权和21.17%联华超市股份。

    然而随着新竞争者的不断入局,让生鲜大环境更为严峻。易果生鲜将此前负责的猫超生鲜运营转交给盒马生鲜,瞄准B端开始新一轮转型,打通线上线下,为盒马、大润发、天猫超市生鲜、饿了么等提供供应链、冷链物流方面的支持。

    随着生鲜实体店、传统超市、社区拼团、社区团购全面入局,生鲜电商竞争日趋激烈。还未完全实现自主盈利、主要靠资本支撑的生鲜电商在2019年经历了残酷的淘汰赛。

    易果生鲜也在这一年经历了“寒冬”,资金出现问题,长期对供应商欠款,诉讼官司缠身,甚至在2019年被上海长宁区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这正是其破产重组的前兆。

    目前,因无法清偿到期债务,易果生鲜已经涉及诉讼近50件,其银行账户及其子公司股权被查封或冻结,严重缺乏清偿能力。

    易果生鲜在鼎盛时期,相继成立了安鲜达和云象供应链,两家公司分配承担着易果生鲜的采购、物流配送等工作。据《证券日报》记者查询资料显示,这两家公司前身分别为上海易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易果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和2016年,均为易果生鲜的子公司,三家公司的办公地也在同一地方,法人均为张晔。张晔还在其他多达18家公司担任法人代表。然而如今,三家公司受易果生鲜的连带反应,倒塌也在一夕之间。

    就在2020年8月份,易果生鲜还以200亿元人民币市值位列《苏州高新区·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第108位。

    谈及易果生鲜倒闭,中国标杆企业案例营销中心研究员周锡冰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表示:“除了模式和行业竞争之外,企业过于激进,遭遇挫折就盲目转型,是其快速退出的关键所在。”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表示,从易果生鲜的破产重组可以看到其转型的失败。转型后,易果生鲜在供应链方面并不擅长,同时其团队自身也存在问题,这些都加速了易果生鲜的“倒下”。

    “生鲜电商目前普遍成本较高很难盈利,但易果生鲜业务构成过于单一,现金流极易断裂,在转型后难以产生收益,没有持续的资金注入,倒塌就在一瞬间,其倒闭主要是自身模式的问题。这也是很多对资本过度依赖、难以完成自身造血的生鲜电商所面临的共同问题。”电商天使投资人,前京东电商战略分析师李东成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生鲜电商面临洗牌

    企业破局还需自身硬

    在刚刚过去的寒冬里,生鲜电商可谓经历了一次生死之战,众多知名电商消失,多家生鲜电商相继裁员。这也被业内视为继无人零售之后,新零售领域的一次生存地震。

    生鲜电商黑马平台呆萝卜、吉及鲜、我厨及社区生鲜电商妙生活,或因规模盈利不达预期经营不善、或因资金链断裂,陆续清算、闭店、悄然退场。

    莫岱青表示,从去年开始,生鲜电商频频倒下,众多生鲜电商平台在产品种类、服务体验以及配送方面的特点并不突出,并且始终处于烧钱培养市场、消费习性的阶段,这种没有形成核心竞争力的模式,无法持久延续。对于生鲜电商来说,有保证的供应链渠道、发力高质量资源配置,才能让消费者买到具有高性价比的商品。

    周锡冰认为:“生鲜电商的前景还是巨大的,很多企业走到了破局的十字路口。生鲜电商的最大问题是,小型生鲜电商无法快速、及时地获得品质较好、价格相对合理的提供给用户的生鲜产品,这不仅需要自身的谈判能力和采购规模,同时也需要配套的物流体系。企业无论是在C端或是B端,必须一步一个脚印,而不能稍稍遇到一点困难就转向。另外,此类企业需要大量的资金,但不能过于为了追求融资,就激进地边界扩张,这样容易导致现金流断裂,要尽快建立健全的配套物流体系。”

    新零售专家、前万菱集团电商副总裁云阳子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疫情之下,即使很多生鲜电商在2020年缓了过来,但也面临系统的不稳定、运力不足等现象,也暴露了生鲜电商在极端消费情况下的问题。“众多生鲜电商需创新模式,尝试社区团购和社区拼团等新商业模式,解决运力短板,增强自身盈利能力。”

    “与菜鸟、顺丰等物流大佬进行跨界合作,利用其完善的物流系统来配送,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自己的竞争力。生鲜电商在经营过程中,资金的需求是很大的,但是需要多元化的融资体系,而非死死盯住风投。生鲜电商在前期可能无法盈利,必须拥有专注和一定亏损预期的准备,否则,无法培养和创造需求,同时也不可能拥有忠诚的客户群。”周锡冰如是说。

(编辑 上官梦露)

-证券日报网
  • 24小时排行 一周排行

版权所有证券日报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80014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8190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67号京ICP备17054264号

证券日报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3251700网站电话:010-83251800

网站传真:010-83251801电子邮件:xmtzx@zqrb.net

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即可下载

官方微信

扫一扫,加关注

官方微博

扫一扫,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