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
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金融机构 > 银行 > 正文

大行欲轻装上阵 中收保卫战烽烟“四”起

2021-07-21 01:12  来源:证券时报电子报

    证券时报记者 刘筱攸

    中间业务收入是非息收入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如何将其稳住,并提升其在营收中的贡献占比,已成为几家大行今年的攻坚任务。

    所谓攻坚,当然难度不低。因为随着信用卡的“费改息”和代销基金手续费的逐渐让渡,分子(即中间业务收入)大概率是萎缩的。要保持高于分母(即全行营收)的增速,银行需要在提升财富管理业务、托管业务、对公投行综合服务等方面下大功夫。

    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今年已有大行在内部制定“中收规模和收入贡献占比不下降”、“中收同比增速和行业排名不下降”、“分行中收增幅不得低于全行平均水平”等任务,同时规划了具体实施路径。

    大行中收座次出现滑落

    作为银行轻资本业务的代表,中间业务收入不仅能减少银行的资本消耗,还有助于提升银行的盈利能力和市场估值。因此,中间业务收入成为各家银行的必争之地。

    具体来看,虽然各家银行口径不同,但中间业务大致涵盖理财、投行、托管、结算、银行卡、代理委托业务、财务顾问等业务类型。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则是中间业务收入的支柱。

    回溯各家银行披露2020年年报的时段,当舆论聚焦于哪家银行的行长致辞文采更好之际,银行同业却在做关键数据的复盘——尤其是几家大行,相关高层从复盘中敏锐地捕捉到了中收的变化。

    一个引发转折的重要数据浮出水面——招行当年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794.86亿元。这是什么概念?同一时点,工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1312.15亿元,建行紧随其后为1145.82亿元,中行、农行的这一数据则分别为755.22亿元、745.45亿元。

    这也意味着,上一年末,在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排名中,招行首次超过中行、农行,成为国内银行业第三。

    业界都在说“大零售”非常重要,招行就是再鲜明不过的例子。招行凭借着私行、财富管理、信用卡“三驾马车”,在中收关键领域实现了对中行和农行的超越。招行的手续费和佣金收入,在其2020年的营收中占比高达27.36%。

    仔细拆分中行的手续费和佣金结构,可以发现,除了代理业务手续费和托管业务佣金有所增长外,银行卡手续费、结算与清算手续费、信用卡手续费及佣金、顾问咨询费和外汇买卖价差收入,均呈现下滑。中行的手续费和佣金收入在其营收中占比为13.35%,远低于招行的27.36%。农行同一项下细分科目的表现优于中行,仅在一些行业共性下滑的科目上表现出正常萎缩(比如银行卡手续费),但其整体手续费和佣金的收入占比却也只有11.33%,处于较低水平。

    落后者在落后,居前者维系得也并不轻松。工行2020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1312亿元,对比2019年的1306亿元,增幅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建行表现已是大行最佳,当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1145.82亿元,较上年增长3.32%,但与招行11.18%的增长率并不同属一个量级。

    显然,在手续费及佣金规模的全局上,大行已被新进者打乱座次。而从中间业务的细分领域看,大行阵营也在关键领域呈现增长乏力乃至掉队的状况。

    首先是信用卡领域。年报数据显示,从2019年开始,招行的信用卡贷款余额已位列行业第三,仅排在建行和工行之后;中信与平安信用卡异军突起,力压中行、农行和交行。而作为“费改息”正式落地前的最后一年,2019年建行和工行在信用卡分期收入上勉强维持着前两名,中行和农行则被广发、民生和兴业三家股份行超越。

    其次是颇受关注的基金代销。基金业协会公布的一季度销售机构公募基金销售保有规模数据显示,在代销基金这个关键领域,招行已经强势问鼎,工行、建行、中行排名顺位下降。浦发则在代销规模上紧追农行,且代销基金只数和家数均已超越农行。

    “时代抛弃你,连招呼都不会打。”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和凶猛的搅局者,没有大行能坐立安稳。

    提升中收问计四大路径

    “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传统中收业务萎缩,而新兴业务又还没有发展起来。你看年报也能看得出来,时代不同了,结算和清算手续费一年比一年少。顾问和咨询费能维持住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信用卡又少了好大一块。都说财富管理重要,我们也知道很重要,但是这个(财富管理业务)需要培养,不是每家都像招行等那几家一样每年增长,也还有很多行都是在下降的。”一名资深的大行人士对记者说。

    息差不断收窄的大背景,叠加资本集约化水平提升的迫切需求,令大行对中间业务的重视一下子提高“八度”。证券时报记者从两家大行内部获悉,相关高管在多个内部场合强调对中间业务的重视,甚至以全行发文的形式敦促分行提高中收增长速度。其中,对中收要求得更加具化的银行,还明确规定了中收的增长指标,保证中收占比的行业排名不下降。

    另外几家没有明确针对中间业务发文的大行,其高层则在相关会议上反复强调轻资本业务的重要性,并在全行工作的相关文件里提及中收业务,对财富管理业务、托管业务提出增长要求,并对数字化经营“降本增效”作出部署。

    证券时报记者汇总从各大行得到的情况,发现大行保证中收不降低的规划具有共性,具体做法有四点:

    一是稳住托管业务份额不能丢。

    托管是典型的轻资本、轻资产、低风险、高收益业务,经济资本回报率高,客户黏性强,不仅创造稳定的中间业务收入,还带来可观的低成本对公存款,并创造客户以及代销、结算、结售汇等收入。更重要的是,托管业务后续能够撬动资产管理、理财产品代销和资本市场类业务,而且这些后续业务很可能是排他性的。截至2020年末,工行、招行和建行托管业务规模分列市场前三位。工行托管规模19.6万亿元,贡献中收75.45亿元;招行托管规模16万亿元,贡献中收42.15亿元;建行托管规模15.25万亿元,贡献中收55.33亿元。

    相关大行要求把握市场机遇,在公募基金、券商资管、银行理财、信托资金、股权投资等多个业务子领域保持行业排名,加快拓展养老金、年金和他行理财,积极与证券交易所和证券登记结算机构加强合作。

    二是通过数字化经营提速和优化考核,强化财富管理业务。

    从对银行收入的贡献来看,财富管理业务不仅带来产品管理费收入,还会拉动代销佣金、产品托管、清算等其他非息收入。相关银行要求在财富管理上加强向招行等先进同业学习,在考核导向上尝试优化机制。同时,真正打破部门竖井,在内部贯彻数字化经营战略,推动智能获客、智能运营、智能投顾、场景金融的全面开花。

    三是推动对公客户综合服务能力的提升,帮助客户从“融资”转向“融智”。

    挖掘先进制造、战略新兴、绿色发展、产业链供应链等领域的金融服务机会,围绕客户真实需求,运用资本市场类、并购重组类、组合融资类等产品,为其提供综合性解决方案。在帮助客户提升“融资”效率的同时,为客户提供多层次顾问咨询服务,帮助客户提供从成果创造到转化运用、从技术研发到孵化加速等服务。

    四是强化手续费支出管控。

    提升对手续费支出的管理能力,从源头挖掘降本空间,做好重点支出项目的总量控制。

    大行的中收保卫战,号角已然吹响。

-证券日报网
  • 24小时排行 一周排行

版权所有证券日报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80014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8190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67号京ICP备17054264号

证券日报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3251700网站电话:010-83251800

网站传真:010-83251801电子邮件:xmtzx@zqrb.net

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即可下载

官方微信

扫一扫,加关注

官方微博

扫一扫,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