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
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公司产业 > 港股公司 > 正文

辉山乳业暴资金链“黑洞” 公司回应已进入内部审查阶段

2017-03-29 01:27  来源:证券日报 夏芳

    ■本报记者 夏芳

    港股上市公司辉山乳业股价半日内跌去近九成引发资本市场的关注,公司紧急停牌后,终于在3月28日早间发布了“股票不寻常下跌”的公告,公司在否认造假单据、挪用资金等问题的同时,承认资金链断裂,曾向沈阳市政府求援。

    否认造假单据及挪用资金

    上周五,辉山乳业的股价发生崩盘,股价最低达到0.25港元/股,最终收盘下跌85%,报收于0.42港元/股,公司市值当日缩水逾300亿港元,当天中午公司紧急申请了停牌。

    根据辉山乳业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将最近媒体关注的焦点话题归咎为“市场谣言”。

    针对中国银行对公司进行审计并发现集团公司制作大量造假单据且公司的控股股东杨凯挪用集团人民币30亿元投资中国渖阳的房地产一事,辉山乳业进行了否认。

    辉山乳业表示,公司断然否认曾批准制作任何造假单据并不认为有挪用的情况。杨凯断然否认所有以上说法。经过公司对中国银行的查询,中国银行确认其并未对本集团进行审计,也未发现造假单据及挪用资金情况,媒体报道中涉及中国银行的内容与事实不符。

    另外,对于报导指公司无法联络执行董事葛坤一事,辉山乳业称,在2016年12月的浑水报告发布后,今年3月21日,杨凯收到葛坤的信件,指其最近的工作压力对她的健康造成伤害,她会休假且希望现阶段别联系她之日起,董事会便一直无法联系葛坤。

    辉山乳业还表示,3月21日,杨凯还注意到公司於数个银行的还款延迟。3月23日,辽宁省政府的确与23家银行债权人召开会议,以讨论公司今年的计划并寻求银行债权人的保证,保证其贷款将按正常方式续贷。辽宁省政府建议公司考虑采取措施,使得逾期的利息可于2周内支付,且集团的流动性情况可于4周内改善。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辉山乳业股价暴跌当日,公司资金链断裂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而一些债权人也纷纷站出来对外表态。

    P2P平台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出面回应称,公司与辉山乳业没有任何股权合作,但有5000万元的债权合作。“红岭原授信额度1亿元,后来因为放款条件不具备,改为5000万元。”

    辉山乳业还在公告提到,中国银行、吉林九台山农商行及浙商银行于该次协调会上表示其将继续对公司保持信心,但鉴于最近股价大幅下跌和媒体的报道,不能保证这些银行的意见将保持不变。不过,面对挑战,公司会继续向银行寻求支持。

    公司还表示,杨凯正与股票经纪商核实确认冠丰的持股情况,杨凯认为(有待进一步核实)平安不似是出售公司股份的源头。

    就公司控股股东出售股份以增加其财务资源的市场传言,辉山乳业表示,冠丰于今年3月16日和3月17日分别出售公司股份3725万股和3100万股。杨凯确认,此次出售股份是为了向首元国际(冠丰为其股东之一)拟收购香港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提供资金,对一笔资金已于3月17日支付,此外,杨凯将尽快向其另外股票经纪作出查询。

    公司还表示,部分媒体的报道,混淆了上市公司和公司控股股东的财务问题,公司将于适当时候于公告内核实最新的财务状况。另外,公司所有董事会成员除葛坤外于上周末举行了一个电话会议,公司的审计委员会已发起对集团财务状况的内部审查以确定集团的流动性情况。直到董事会能确认公司最新的财务状况之前,公司股票将继续停牌。

    唯有走破产重整之路?

    回看辉山乳业近几年的发展历程,可谓坎坷。公司自2013年9月份登陆香港资本市场以来,曾两次遭遇浑水做空,如今,公司又陷入资金链断裂危机。对于辉山乳业来说,如何化解这场危机目前仍是未知数。

    宋亮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辉山今天的遭遇也是做实业的一个缩影,因为做实业的企业都不容易,做房地产增值保值,高房价、高收益,这种资本投资的扭曲让实体企业参与到房地产行业中。辉山乳业不会倒闭,作为辽宁最大乳企,政府会给予一定的帮助,另外,公司股价特别低,可以引入战略投资者进入,不排除国内大型乳业及境外企业参与其中。

    在宋亮看来,乳业是产业高度专业分工的,上游投入大回报周期长,辉山拿新的钱去投资下游,公司面临较大的挑战。在同行业中,现代牧业也存在这个问题,但是被蒙牛收购后化解了危机。

    在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看来,辉山乳业股价24日下跌开始量并不大,可能是因为其他中小散户看到有人抛售股票后也跟随抛售,导致公司股价大跌。由于辉山乳业大股东持股比例(截至3月17日,杨凯、葛坤作为一致行动人,共持股辉山乳业73.56%达到最高限制,公司无法再通过资本市场增持股票来维持股价上涨。

    沈萌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辉山乳业是一家周期性很长的消费类企业,依靠短期借款维持资金周转,在挪用资金及浑水最空后,除了公司内部人对公司有清楚的判断外,其他人很难判断公司到底有没有黑洞,到底有多大。因此,没有新的银行借给公司钱,没有新钱还旧钱的情况下,公司暴露出资金链问题。“如果辉山没有经营上的问题,银行会支持的,虚增利润。如果公司审计是假的,公司市值就没有那么高,而质押的股权就会大幅度下跌,目前,辉山是破鼓乱人捶,没有理出头绪。”

    对于辉山乳业未来的走势,沈萌表示,辉山乳业应该采用市场化手段而非行政手段去解决问题,对辉山乳业而言,公司进入破产重整或将是其唯一出路,如果公司资不抵债,则通过债转股,让债权人成为公司股东,让公司正常运转,才能偿上下游的债权。

-证券日报网
  • 24小时排行 一周排行

版权所有证券日报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80014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8190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67号京ICP备17054264号

证券日报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3251700网站电话:010-83251800

网站传真:010-83251801电子邮件:xmtzx@zqrb.net

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即可下载

官方微信

扫一扫,加关注

官方微博

扫一扫,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