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评论频道 > 产经评论 > 正文

高房价对居民消费的挤出效应 大于财富效应

2019-01-12 00:05  来源:证券日报 黄志龙

    ■黄志龙

    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楼市调控着墨不多,仅仅是延续了此前“房住不炒”等提法,市场期待的全国范围内调控放松落空。为何中央层面没有任何放松楼市调控的迹象,这还需要从房地产对稳增长的“疗效”说起。

   房地产的稳增长效应

    在边际递减

    首先,有必要分析房地产市场对中国经济起到拉动作用的历史。在过去十余年的房地产发展黄金期,“稳房价”、“稳预期”的最终目标都是“稳增长”。长期以来,国内房地产投资增速与GDP增速的变化呈现出高度同步性。但是,每个时间段房地产市场与GDP的因果关系却有所差异,其中2008年和2015年是两个关键的观测时间点。

    2008年之前,房地产繁荣是出口繁荣的附属品。特别是中国加入WTO之后,出口成为驱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这一时期的房地产市场快速发展,除了“房改”的因素,更主要动力在于经济和居民收入增长带动房地产市场繁荣。2002年-2007年,政策上对房地产市场主要以“控”为主,房地产行业也从未成为“稳增长”的政策工具。回过头来看,此时的房价虽然也较快上涨,但没有完全脱离居民的收入水平,房价几乎没有多大的泡沫。

    2008年-2015年,房地产主导了经济增长周期。在此期间,房地产市场经历了两个阶段:一是2008年-2010年,其中2008年12月20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和多次的降准、降息以及税收减免等政策代表了中央“刺激楼市、稳增长”的政策取向;二是2010年-2013年在稳增长目标达成后,房价涨幅明显高于居民收入涨幅,各级政府开始加强调控,遏制房价过快上涨。在这7年内,中国经济的周期与房地产周期几乎完全重合。

    2015年迄今,房地产的稳增长效应边际递减。库存高企使得“去库存”成为房地产市场的主要政策导向。2015年先后出台“330新政”、“930新政”,降首付、降准、降息、减税降费、棚改等组合拳启动了史无前例“涨价去库存”周期。直到2016年国庆前夕出台“930”调控政策,随后中央定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精神,限购、限贷、限售、限价、限商等政策出台。在这一时期,虽然去库存目标达成,但房价泡沫对实体经济的挤出效应已逐步显现。

    从数据上看,2003年-2015年房地产与GDP增速高度同步,但在2015年“去库存”周期中,房地产对GDP的拉动效果已明显减弱,房地产投资增速一度由2015年底不足1%升至今年上半年的10%以上,但同期名义GDP增速仅提高约3个百分点。2018年下半年以来,房地产投资仍然保持了接近10%的平稳增长,但GDP增速却再度出现回落。由此可见,房地产对稳增长的效应边际递减趋势日趋明显。

    房地产对制造业的挤出效应

    在增强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新变化?其原因可能在于:房地产开发投资对上下游制造业的带动作用逐渐减弱,高地价、高房价的挤出效应快速提升;同样,房地产繁荣对居民消费的影响,也逐渐由财富效应转向挤出效应。

    一方面,从对制造业的挤出效应看,在房地产市场发展前期,房价相对合理情况下,房地产繁荣会带动房地产投资增加,这将扩大上游水泥、钢材等原材料需求,同时带动下游家电、建筑装饰等产品的热销,换句话说,对于上游和下游行业的制造业投资会有一个明显的拉动作用。但是,随着房价到了泡沫化阶段,土地、厂房、人工成本都大幅提升,制造业利润空间不断压缩,使得制造业投资意愿下降,更为重要的是,许多资金抽离出制造业,转而流向收益更高的房地产业,此时的高房价、高地价都会对上下游制造业形成一种挤出效应。

    整体来看,2004年-2015年,制造业投资增速与房地产投资增速基本一致或略有滞后。但自2015年以后,在房地产投资增速明显反弹的同时,制造业投资增速却依然向下,尽管这其中受到“去产能和去杠杆”等政策的影响,但二者相关性日趋减弱是不争的事实。

    另一方面,从对居民消费的挤出效应看,房价上涨早期,房产所有者财富会随着房价上涨增加,同时居民还可以通过房地产投资获得正收益。此时的居民部门杠杆率并不高,且居民收入涨幅要快于房价涨幅。在此背景下,房价上涨会提升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促进消费增长,这正是房价上涨的财富效应。

    但是,随着房价涨幅过快,居民收入增长速度赶不上房价涨幅,居民部门不得不高负债、加杠杆购房。“新上车者”在扣除房贷支出后,边际消费倾向下降是必然趋势,此时房价上涨对居民消费的挤出效应,将远远大于财富效应。

    2015年之后的去库存阶段,房价一路飙升,但居民消费支出却持续下滑,二者分化趋势十分明显。其原因在于:2014年-2017年居民部门的杠杆率从36.4%飙升到49%,同期个人购房贷款余额从11.52万亿元攀升至21.9万亿元,正好翻了一番,2018年9月末更是达到24.88万亿元。高房价对居民消费的挤出效应远大于财富效应。

    基于上述分析,那些期待来年房地产调控全面放松的房地产企业、高位炒房者可能要失望了。近期,部分城市首套房贷利率出现小幅下调,是商业银行根据自身负债成本进行了合理的资产配置,并不代表楼市全面放松时期来临。2019年,在“房住不炒”的调控精神下,各城市的政策或有微调,但整体上保持严调控态势仍将是大概率事件。(作者系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

-证券日报网
  • 24小时排行 一周排行

版权所有证券日报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80014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8190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67号京ICP备17054264号

证券日报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3251700网站电话:010-83251800

网站传真:010-83251801电子邮件:xmtzx@zqrb.net

官方微信

扫一扫,加关注

官方微博

扫一扫,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