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
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公司产业 > 上市公司 > 正文

亚马逊失守“黑五一哥” 多项费用上涨致卖家加速离场

2022-12-06 10:14  来源:证券日报网 

    本报记者 贾丽

    12月5日,根据调研机构Captify的数据,刚刚结束的“黑五”大促(编辑注:类似于国内“双11”)中,在美国黑五网购消费者搜索排名中,电商零售巨头亚马逊从去年的第一跌至今年的第四,其“第一”的位置被沃尔玛取代。

    亚马逊核心电商业务从“黑五一哥”宝座的掉落,与成本日益高涨有关。“黑五”前夕,亚马逊美国站发布一则涨价通知,宣布上调物流和仓储费用,一部分卖家迫于盈利压力,放弃参与原本该冲刺业绩的年底“旺季”。随着卖家的减少,亚马逊电商平台业务越发单一,对消费者吸引力降低,盈利能力也逐步减弱。与此同时,迫于成本压力,亚马逊在“黑五”前一周,启动了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如今这场裁员措施也蔓延到电商零售部门。

    站在多个外部因素冲击、多重业态交叠的新零售时期,亚马逊何去何从?

    电商业务显“疲态”

    在外部多因素影响下,电商消费市场低迷,年底的黑五成为不少亚马逊卖家业绩冲刺的节点。但“黑五”结束,亚马逊却意外地从“第一”的宝座掉落。

    根据Captify的数据,在美国黑五网购消费者搜索的购物网站,亚马逊排名跌至第四,此前,亚马逊已经在排名中位列第一多年。

    实际上,为了打好这场促销,亚马逊已做足了准备,并拉长了此次促销活动时间,大促时间从11月24日持续到12月1日,但“黑五”效应还是在逐渐削弱。

    而在这背后是亚马逊自身电商业务的逐步衰落。亚马逊以电商起家,并且长期坐稳电商首位,今年以来这一核心业务的疲态越发明显。财报显示,亚马逊的电商板块已经连续三个季度交出了让人失望的成绩单,第一季度与第二季度,亚马逊线上商店销售额分别同比下降3%、4%。根据亚马逊发布的第三季度(7月份-9月份)财报显示,亚马逊2022年前9个月营收为3647.8亿美元,较上年增长9.74%;净亏损为30亿美元。亚马逊的亏损集中在电商业务。仅今年第三季度,亚马逊全球市场业务亏损同比扩大171%,北美市场业务亏损扩大到4.12亿美元。

    “当下,电商市场竞争加剧,特别是如沃尔玛、Costco等强调低价的新兴电商平台和传统零售商兴起,亚马逊在价格方面优势并不明显;同时,成本的上涨,让红利正在逝去的电商巨头倍感压力,大幅影响业绩。”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致使亚马逊电商亏损的另一个原因,便是不断上升的“人工及物流等支出”。亚马逊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一轮大规模的裁员、关店等降本措施。上周,亚马逊公开宣布裁员约1万人。

    “在面临多个‘外患’之下,亚马逊开始被迫缩减规模。”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跨境电商部主任、高级分析师张周平接受《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从亚马逊在‘黑五’表现来看,这一平台对商家清库存力度的吸引力也在逐步减弱,而这是亚马逊发展中的‘内忧’。”

    卖家不能承受之重

    从卖家期待的“爆单”到“最难一届黑五”,今年的“黑五”让很多卖家失望。

    让众多卖家加速逃离的,是亚马逊在费用上的层层加码。就在“黑五”前夕,亚马逊美国站发布一则涨价通知,称2023年1月17日起,亚马逊的物流费用将进行调整。具体来说,亚马逊物流的出库费用、非高峰仓储费、仓储使用附加费、超龄库存附加费、增加移除和处置费用等多项费用在2023年上调。

    “亚马逊的仓储费用实际上从今年9月底就开始激增。正值年底的促销旺季,原本卖家就是为了清库存拿出低价产品促销,在利润微薄之下成本上涨了三四成,不仅备货计划被打乱,很多卖家基本不赚钱甚至亏损,不得不离开渠道,为库存和明年的生意提前打算,回归国内市场。”一位亚马逊平台商户经营者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由于库存高居不下,很多卖家背负了巨大的清库存压力。

    据业内人士表示,今年10月份开始,亚马逊就限制仓库容量,收取了3倍于平时金额的旺季仓储费。同时,加上亚马逊平台逐年上涨的广告费,让卖家压力与日俱增。而“黑五”前夕,亚马逊宣布的上涨措施,更给卖家市场雪上加霜,让大量卖家选择退出。

    实际上,此前亚马逊就实施过大规模封号,并在跨境商家交易中抽取约50%的较高佣金比例,让众多中国卖家“逃离亚马逊”。据深圳跨境电商协会统计,去年5月份开始的几个月里,亚马逊的行为使至少5万个中国商家账户受到负面影响,中国跨境电商蒙受的经济损失超过1000亿元。

    如今,这一措施形成了恶性循环。成本上涨之下,亚马逊向平台商户转嫁压力,多次大幅上调多项费用,平台卖家利润越发微薄,众多卖家被迫选择离开,这让亚马逊电商平台竞争力减弱、产品趋于单一、供应链话语权降低,带来消费者的流失,致使业绩下滑,企业资金压力越发凸显,不堪承受成本之“重”实施转嫁措施,从而陷入恶性循环。

    张周平认为,卖家寄托在平台上,两者的关系相辅相成。以电商起家,走仓储物流等重资产模式路线的亚马逊费用上涨给商家带来压力,在平衡利益的过程中,势必会造成部分商家逃离。

    “亚马逊对中国供应商的大规模封店导致高性价比的商品减少,同时随着D2C轻型电商模式崛起,更多品牌商家重视独立站的运营推广,消费者进一步被分流,亚马逊提升费用会加强卖家逃离其平台,投入亚马逊竞争对手阵营和加大D2C模式的探索。这两年亚马逊的调整对中国卖家影响很大,不过随着中国新兴电商的崛起以及D2C模式的发展,中国电商平台将迎来拓展海外市场的更多机会。”庄帅认为。

(编辑 白宝玉)

-证券日报网
  • 24小时排行 一周排行

版权所有证券日报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80014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8190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67号京ICP备17054264号

证券日报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3251700网站电话:010-83251800

网站传真:010-83251801电子邮件:xmtzx@zqrb.net

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即可下载

官方微信

扫一扫,加关注

官方微博

扫一扫,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