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
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经济 > 正文

4月民企债券净融资转正 业内呼吁继续降低融资成本

2019-05-15 06:36  来源:证券时报

    自去年三季度以来,一系列旨在纾困民企融资困境的政策组合拳出台后,民企融资环境正在逐渐改善,这一变化在债券市场显得尤为突出。根据央行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民营企业发行债券规模达661亿元,环比增长10%;当月民企发债净融资规模159亿元,实现2019年以来的首次转正。

    包括债券市场、银行信贷市场在内的融资渠道都在变得对民企“更友好”,今年以来,民企的融资规模和融资成本都在持续好转。不过,改善对各类所有制企业的金融供给,实现对各类所有制企业一视同仁并非朝夕间可实现。当前对民企融资的资金歧视依旧存在,纾困民企融资环境是场“持久战”,不少业内人士就呼吁,民企融资成本还需要继续降低,利率并轨进程需尽快推进。

    民企融资环境有所改善

    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民营企业发行债券2053亿元,与2017年和2018年同期相比,处于较高水平。从发债成本角度看,民企债券发行利率也有所下行,4月份民企债券加权平均利率为5.56%,与1月份相比下降64个基点。

    民企除了在债券市场融资有所改善外,银行信贷的可获得性也进一步提高。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的余额突破10万亿元,同比增长了19.1%,增速比上年同期高10个百分点;新发放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为6.87%,比2018年全年该项利率低0.52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从债券市场角度看,去年三季度以来民企债券融资环境之所以有明显改善,离不开债务融资支持工具的创设和支持。去年10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支持工具,以市场化方式缓解企业融资难。时隔半年,最新数据显示,支持工具带动了整个民营企业债券融资的逐步企稳和恢复,目前为止一共创设了87只信用风险缓释凭证(CRMW),支持56家民企发行债务融资工具是398.6亿元。

    央行金融市场司副司长邹澜表示,创设支持工具,最重要的是表明了政府支持民营企业的清晰态度,且确实在当时特定的背景下产生了实际效果。

    “去年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市场对民企融资出现情绪恐慌,使得一些自身经营不错的民企也受波及,出现暂时的流动性困难。所以,彼时创设债务融资支持工具的定位,也在于支持经营前景较好、但遇到短期流动性困难的企业。目前来看,这个工具创设的效果是比较明显的。”邹澜称。

    债务融资支持工具的创设相当于在认购民企债券时提供了“保险”,不仅提振了市场投资者的信心,又改善了民企的融资条件,避免了企业资金链的断裂,债券违约事件也大为减少。4月债券市场共发生涉及8家企业的违约事件,其中有6家企业此前就已发生违约;也就是说,新增债券违约的企业只有两家,民企只占其中一家。

    业内呼吁

    继续降低融资成本

    虽然今年以来,包括债券市场、银行信贷市场在内的融资渠道都在变得对民企“更友好”,但解决民企融资难融资贵是场“持久战”。业内人士就呼吁,要继续深化对各类所有制企业一视同仁的政策导向,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进一步降低民企的融资成本。

    光大信托总裁闫桂军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就建议,下一步政府要继续保持对民企政策的稳定性,当前民企融资利率还是偏高,现实中,一些央企从银行可以获得基准利率下浮的信贷资金,但评级再高的民企也拿不到这样的低成本资金,这说明对民企的资金支持仍存在体制性的待遇不平等。如果未来对同一评级的民企可以享受与国企同样的融资价格,对民企发展和经济增长来说都是利好。

    根据4月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部署,今年要让小微企业信贷综合融资成本在去年基础上再降低1个百分点。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日前就表示,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不能简单地降利率,而是要降融资的综合成本,如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构成中除了利率以外还有很多的中间费用(担保费、评估费、公证费等),银保监会也在推动降低小微企业融资的各种附加费用;此外,除银行给小微企业贷款的成本需要下降外,下一步还要引导非银行放贷机构定价的降低。

    不过,通过推进利率并轨从而进一步降低融资成本也势在必行。央行把稳妥推进利率“两轨并一轨”明确纳入2019年工作目标。有分析指出,今年后续的货币政策调控仍会延续结构性特点,价格工具以开展TMLF“定向降息”方式为主,进一步宽松的价格工具可能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形式推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平就认为,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情况下,降低企业资金成本,必须进一步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打通“宽货币、紧信用”的梗阻,解决市场利率走低、但贷款利率并不跟随的问题。在此基础上再解决银行体系与银行体系外的利率传递机制。

    “成熟经济体的常规货币政策操作工具都是以价格型为主,只有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才会动用数量型,如金融危机后美联储进行量化宽松。全球来看,我国的利率水平还是相对高的,所以现在的货币政策调控工具需要从数量型为主转变成价格型为主,我也一直主张降息。”闫桂军说。

    华泰证券宏观团队则预计,解决民企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依然是当前货币政策的结构性压力,因此,利率并轨会加快推进,央行有望取消贷款基准利率,并用LPR(贷款基础利率)代替,然后一次性下调政策利率10~15个基点以引导LPR下行,从而降低企业实际融资利率。

-证券日报网
  • 24小时排行 一周排行

版权所有证券日报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80014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8190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67号京ICP备17054264号

证券日报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3251700网站电话:010-83251800

网站传真:010-83251801电子邮件:xmtzx@zqrb.net

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即可下载

官方微信

扫一扫,加关注

官方微博

扫一扫,加关注